政府教育人員職工會 - 會員通訊:

期數:2006 年 第 01 號
日期:21. 01. 2006

同工們憤怒了!我們要挺身而出,向當局當頭棒喝!

兩位教師先後輕生,引起社會上無數的迴響;而身為教育界最高領導人的教統局常任秘書長,對這悲劇的回應,竟然是涼薄無情的兩句話,本會對此深表遺憾。

實際上,老師在前途極不樂觀的環境下工作,已是承受著非常大的壓力,老師亦為各種政策疲於奔命,實在是感到非常的無奈;官員不但不作反省,反而把老師工作壓力歸咎於學校管理無方及未能妥善運用資源,這種言論實在使人痛心!

事實上,這事件也引起教育界極大的震憾,連很多平時只專注教學、默默耕耘的老師也忍不住激動、震怒,那是為甚麼?是因為他們感同身受!隨?一浪接一浪的教改,教師已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大家已到了一個臨界點,隨時崩潰。

本會希望有關當局,能藉著這次教訓,作出深切的反省,正視教師的壓力,撥亂反正,認真制定一些具體的政策,為教師減壓。對於教統局早前推出的三項減壓措施,本會深表歡迎,但認為還未能解決根本問題。本會希望當局能真正聆聽前線教師的訴求,消除不必要的非教學工作。這樣,才能真正的減輕老師的壓力,亦是學生之福。

近日,政府經常玩弄民意,大打民調數字牌,所以,我們必須向當局顯顯示我們團結的力量。 本會呼籲同工們星期日(一月二十二日)上街,以行動表達我們對教統局高官無情及不負責任言論的不滿及遺憾!同工們,用我們的腳步來告訴政府,用我們的行動表達出我們的訴求!

親愛的家長們,我們承諾:雖然我們很累,但只要我們還有一口氣,仍會堅持教好你們的孩子!請你們也行出來,為我們打打氣!

羅太:妳刺痛了我們的心!我們每天盡心盡力教好學生,連自己的子女也無法照顧,可是,仍得不到您的真心認同和鼓勵!同工們, 請你們行出來,為自己消消氣!

朝七晚十一的同工們,請你們暫時放下由星期一至星期七的工作, 行出來讓自己透透氣!

「減輕教師工作壓力」行動詳情如下:

日期:2006 年 1 月 22 日 ( 星期日 )

集合時間:下午 2 : 00

集合地點:舊中國銀行大廈 ( 電車路向皇后像廣場方向 )

政府教育人員職工會
組織部

讀者來稿(一):

讓老師喘一口氣吧

根據多個教育團體的調查報告顯示,老師的壓力過大,已陷 入危機。社會人仕總是模不著頭腦問:「現今社會各行各業均承受沉重的工作壓力,超時、加班、進修、考專業試甚或憂慮失業,舉凡種種,已甚為普遍,難道教育界人仕特別脆弱?」誠然,現今壓力人人有,惟老師面對的卻不盡同。

長時間的教學、處理文件、進修甚或創作乃消耗體力和精神的工作,持續虛耗而缺乏休息,自然影響身體及精神健康,導致 壓力 。老師與大眾同樣感受身心的勞損,長期在 壓力邊緣。 與大眾 有異的是,老師除面對一般工作帶來的壓力外,還要面對教育工作的獨特所帶來的感情變化 ,影響其情緒健康。人的身體、精神及情緒長期處於的緊張狀態,便會像耗損的壓力窩般隨時爆破,窩子早已顯現損毀的痕跡,亦發出不尋常的聲音,大家可有注意?究竟 教育工作有何獨特?帶來老師的怎麼樣的感情變化?

老師每天面對的是一張張孩童的面容,一個個截然不同背景的個案,他們既要爭分奪秒啟導學生學習,又要顧及其言行和情緒。縱使老師身心狀態欠佳,總得要堅強武裝自己,為學生解難紆困,老師每天下班後便感覺到身心虛脫。有間中在周末或假期帶孩子的經驗嗎?帶一個或是兩個?安排豐富的一天遊是否已令你疲憊不堪?然而,當你心力耗盡時孩子仍然精力旺盛,你有何體會?教育孩子可不是件易件啊!

看!老師們日復日;年復年,面對的可不是一兩個孩子那麼簡單,保守估計每位老師最少教三班,平均與其有緊密接觸的有一百個小可愛。孩子們各有特質,帶來大大小小的問題,不是會掀動老師的感情變化嗎?試想想或想像自己家中的小寶貝,其言行和情緒是否與成人的緊扣?可愛的言行固然令你會心微笑,相反地,部分因家庭缺 陷 產生的學行問題令人感到無能為力,可教老師沮喪、無奈和自責。老師乃是血肉之軀,情緒受影響乃人之常情,可是,人持續地活在沉重的工作壓力之下,加上頻繁的情緒波動,便會變得脆弱,外界宜避免再在外圍施壓,否則便會像在充滿氣的汽球上施壓般,爆破收場,若仍然希望擁有燦爛、有朝氣的汽球,那得先為它放氣。

誠 如教協會長張文光在明報發表的文章所言「教師的時間表是:日頭上課,晚上進修,半夜備課,清晨返學,假期帶活動和做功課。教師也是人,人皆有天倫,教師的天倫何在?」。甚麼時候老師從建造靈魂的工程師,淪為「沒有靈魂」的熟手技工?教育工作具有其獨特意義,此乃人影響人的工作,我們願意目睹教育下一代的工作者在無休止的壓力下變成冰冷的機械人嗎?老師須具備應有的專業及學科知識和技能,這是無容置疑的,與此同時,大家亦應預留空間予老師發揮其愛心、關心、耐心和同理心,與學生建立深入的關係,導引學生探求知識及學做人,成功的教育建基於良好的師生關係之上。校長何嘗不是以建立良好團隊關係為目標,倘能團結上下,激勵士氣,學校教育必見成效?

作為教育界之首,可有反思與夥伴同行者的關係,用心聆聽其心聲,給老師喘一口清新的空氣吧!

凱凱

讀者來稿(二):

羅語有感

記得小時候,媽媽叫我這個姐姐要照顧弟弟,但我郤常常被弟弟欺負,又不想反抗。可惜到我作出投訴時,媽媽總是罵我,令我好不傷心。

原來一個人如果盡了自己本份,得不到認同,反得來一個不信任,不支持的時候,那種心痛程度,叫人難受。

今日,我們香港的老師,為教學鞠躬盡瘁,犧牲自己家庭生活,做好育人子弟的工作,換來的,是一句叫人撕心裂肺的說話,而這話,又偏偏是由一個好像我們母親身份的人說出!那種心如刀割的感受,天知地曉。

容我在這堣犍峇@句在報章上看到的句子,道明我個人的感受。這句說話是由一位父親寫給他的兒子的:「梨子心酸、石榴心碎」!

陳小薯

讀者來稿(三):

「熱廚房」

還記得,羅太初上任「前教育署署長」時,要員工不只要 work hard ,更需要 work smart 。本人有幸不需要考基準試,但自知英文尚待改善,於是上 Yahoo 查字典,嚇然發現 smart 原來有劇痛、刺痛、痛苦、難受的意思。

李局長剛上任教育統籌局時,亦說過教育政策「倒」瀉「籮」蟹。兩位高層的說話寓意深遠,佩服!佩服!

各位同工,無論你的工作使你感到難受,或者,你對兩位教育政策的舵手的言論感到憤怒,是時機步出「熱廚房」消消氣了,今個星期日到愛丁堡廣場,一同表達你們的訴求。或許,你從未參與這些活動,不要緊,請獻出你的第一次!因為,只有這樣,你的「熱廚房」才會降溫,你愛護的學生,才會得到充份的照顧,收到你們更仔細批改的功課,接受你們更有創意的教學。

小瓶